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非遗纵览

失意的蒲城活化石:全县仅一家剧团唱石羊道情

2016-12-12 10:20:49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编辑:李芮(实习)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蒲城石羊道情艺术团在重泉古城进行演出,右边为团长王宏义。

  “准备好了就开始吧。”“得嘞!”在陕西蒲城孙镇新区的重泉古城内,年近70岁的王宏义坐上板凳,摆好架势,和剧团的成员们共同开始了今天的演出。他们展示的正是蒲城所特有的剧种--石羊道情。

  对于蒲城石羊道情艺术团的团长王宏义来说,今天是一个与往常无异的普通日子,他和剧团的成员们一起按照节目单的安排,吼秦腔,唱迷胡,但更多的还是表演石羊道情。他们的观众,主要是重泉古城的游人。艺术团就驻扎在古城内,从2016年1月1日重泉古城开园每天按时演出,从未间断。

  12月8日,由渭南市委网信办主办的“走基层看变化发现渭南之美”新媒体采风活动走进收官站:蒲城。在重泉古城内,作为惟一的传人,王宏义向西部网记者讲述了他与石羊道情剧种之间跌宕起伏的渊源。

  道情源于道教,称为道曲或道歌。唐代尊道教为国教,唐玄宗李隆基为加强传经布道效果,将宫廷音乐谱写成法曲说唱表演,故称道情。唐朝以后,道情艺人散落于蒲城石羊一带,经过千年演绎,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石羊道情。

  对于很多蒲城以外的人们来说,石羊道情是个不太听说过的名词。而对于15年前的王宏义来说,能像现在这样痛快而完整地唱上一次石羊道情,则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想的事。

  石羊道情是研究一千多年前盛唐道教音乐的活化石,是不同于秦腔等任何剧目的曲艺艺术。然而鲜有人知的是,文革之后到2001年前,石羊道情都一直处于濒临失传的危险状态。如今,蒲城石羊道情艺术团团长王宏义是惟一的传承人,而他所带领的艺术团,是全蒲城惟一会唱石羊道情的剧团。

  石羊道情流行的洛河古渡口石羊、东陈、南新、六畛等村落,距中国戏剧始祖唐明皇李隆基的陵墓泰陵不足10公里。千年来,每逢清明前后,石羊道情艺人们都要聚集在泰陵前,演唱石羊道情传统剧目,祭奠缅怀这位盛世明皇和戏曲之祖。最鼎盛时,蒲城县各地的10多个石羊道情班社轮番上演,竞技争雄,秦腔、迷胡、皮影等各类戏曲班社也对台助兴,好不热闹。

  王宏义本是学乐器出身,17岁正式开始学习石羊道情。那时,石羊村的村民人人都会唱上几句道情,跟随石羊道情班社演出的王宏义,因“水平不高”,并没有学习唱腔的机会,只能担任乐器演奏的“配角”。对石羊道情甚是喜爱的王宏义,并不满足于此,每当村子里以及周边乡村有红白喜事时,他就跟随班社走街串巷进行演出,并暗自观察和揣摩表演中的门道,勤学苦练。

  文革后,石羊道情开始隐没衰退,没有人再在公开场合表演甚至哼唱。直到有一天王宏义忽然发现,班社那些唱戏的老人们,已经陆续逝去,他成了村子里为数不多了解熟知石羊道情的表演者。

  王宏义觉得自己有义务做些什么。当陕西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征集目录名单时,他把自己系统整理的资料递交了上去。2001年,石羊道情被陕西人民政府列为省级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王宏义是惟一的传人,背负起了传承、保护和发扬石羊道情的重任。

  作为传承人,王宏义组建成立了蒲城石羊道情艺术团,手把手教成员们学习。剧团现有成员15人,地点设在今年元旦正式开放的重泉古镇内,每日按时演出,风雨无阻,从未间断。一次,东陈中学的校长主动找到了他,希望能为学校的学生教授石羊道情。从此开始,王宏义就开始每晚到学校专门为他开辟的教学基地,培养石羊道情的学习者。

  “其实不一定要求孩子们唱的特别好、特别专业。主要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们培养这样的兴趣和爱好,毕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不能让它消失了啊。”王宏义对西部网记者说道。前段时间,他的学生们在一次比赛中表演石羊道情,获得了二等奖,这个成绩使得校方和王宏义都非常满意,“更加坚定了要继续教学的想法。”他说。

  石羊道情唱腔曲调有“九腔十八调”,如今保存下来的有“八腔十一调”,而原本200多个传统剧目现在仅剩12个。像每一个致力于保护非物质文化项目的传人一样,王宏义不希望石羊道情的文化断在自己手里。他试过在更多的村子里推广传授,但效果并不理想:“年轻人不太愿意学,这赚不了钱,他们还得养家。”

  “只要有人喜欢,有人愿意学,我就会一直教下去,毕竟我已经快70岁了,趁还能做事儿的时候,尽量多做点吧。”王宏义说。(记者李楠)

合作机构

新华网文化频道

人民网文化频道

中国网文化频道

光明网文化频道

国家大剧院

中国美术馆

中国文化产业网

中国文化传媒网

陕西省文化厅

陕西省文明办

陕西省文物局

陕西省旅游局

陕西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