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非遗文化二(推拉)

鼓浪屿申遗的前世今生

时间: 2017-08-03 10:20:23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 李明阳(实习)

  厦门鼓浪屿,终于成为中国第36处世界文化遗产、第52处世界遗产。也许,每一个人眼中的鼓浪屿,都有不一样的美。视觉中国供图(资料图片)

  希望这个岛继续延续生活空间的功能。除此之外,不同街区保留的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特色和不同文化下碰撞出来的产物,比如建筑园林等,还有这里开放、包容的状态和对艺术的追求,都是需要去保护的……

  对于参与了鼓浪屿申遗工作的人来说,7月8日注定是值得铭记一生的日子。那天,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成功通过审议,成为中国第36处世界文化遗产、第52处世界遗产。

  7月28日,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世界文化遗产中心与北京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北京史家胡同博物馆举办了第二期“遗产之桥”媒体沙龙。沙龙邀请鼓浪屿申报世界遗产文本编写及技术咨询团队成员魏青、鼓浪屿常住居民董启农、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副主任蔡松荣及长期在厦门从事文化遗产传承工作的不辍旧物馆联合创始人李芝颖等嘉宾,分享了鼓浪屿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过去:申遗的历程和思考

  魏青准备了65页PPT,循序渐进地抛出“鼓浪屿凭借什么申遗”“当地为什么希望鼓浪屿申遗”“鼓浪屿的遗产保护问题怎么从技术角度解决”等问题与大家进行探讨。

  团队在申遗的8年时间里,主要承担了前期遗产资源调查和文献研究、价值主题研究和比较分析、申报文本编写、遗产地保护管理规划编制及实施,日本领事馆、廖宅等部分遗产要素保护工程勘察设计、遗产价值阐释展示工程规划和实施、历史环境整治工程的技术咨询,以及台风灾害之后紧急抢救保护工作现场指导等。

  “从鼓浪屿的建筑风格上就能看出,不同国家在鼓浪屿投射出的多元文化。”魏青介绍到,根据团队的调查统计,建筑风格纷繁多样,有诸如岭南大厝民居、古典复兴风格、哥特式、蒙萨屋顶、美国乡村别墅风格、半木风格等。如果没被19世纪末的全球化浪潮裹挟进湍流中,鼓浪屿的渔村风貌可能会持续更久。

  “19世纪中后期,鼓浪屿还保留着非常传统的闽南渔村风貌。到19世纪晚期,鼓浪屿就开始像我们说到的澳门地区一样形成了很多西式的社区场景。”魏青介绍道。

  “实际上,16世纪时,厦门就已经成为重要的海外贸易交流中心。英国、法国、美国、日本等13个国家均在鼓浪屿设立领事馆。到19世纪中期以后,西方文化带来了包括宗教、生活、科学技术,鼓浪屿逐渐被改造,生活场景也开始变样。

  “到20世纪初,回到岛上生活的华人华侨回应早期西方人留下来的思想观念,他们建立了教会教堂、接手西方教学、医疗体系。

  “但鼓浪屿与其他地方不同的是,分布在东南亚太地区的闽南文化族群,对中国东南沿海等地在社会、政治、经济上形成了非常广的保护。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复杂性可见一斑。

  “作为一个居民社区,鼓浪屿是一个生活场所,它能够从各个层面体现本土文化与外来文化的对话交流,“希望这个岛继续延续生活空间的功能。除此之外,不同街区保留的不同历史时期的发展特色和不同文化下碰撞出来的产物,比如建筑园林等,还有这里开放、包容的状态和对艺术的追求,都是需要去保护的。”魏青说。

  上世纪80年代后,当地政府希望打文化牌,发展旅游业,迁出了大量工厂、学校和医院。旅游业迅猛发展,而生活社区的形态却在逐渐衰退。

  “在我们开始接触申遗工作时,感受到当地对遗产保护的期待,这是我们后来能建立遗产保护共识的基础。”魏青讲道。

  对于咨询团队来说,他们希望申遗成功也是出于三个方面的考量:出于对鼓浪屿文化价值的理解,希望把这个对全世界都有特殊意义的小岛推到世界的舞台上去;社区居民保护鼓浪屿的强烈意愿;希望通过申报一个以生活社区为特点的遗产,来做当下中国保护文化遗产的典型案例。

  申报过程中,咨询团队也确实考虑到鼓浪屿生活社区的特点,在整治治理时并没有大拆大建,而是采取“微整治”的模式,“比如在19世纪中期的协和礼拜堂和19世纪末期的天主堂中间有个医院的附属建筑,在这个建筑被拆掉后,外来文化就很清晰完整浮现出来了。”魏青介绍说。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