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非遗文化二(推拉)

戏曲进乡村 如何扎下根

时间: 2017-08-04 09:51:05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 李明阳(实习)

烈日下,花鼓戏演员正在略显简陋的舞台车上表演。本报记者郑海鸥摄

在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花鼓戏排练厅,学生们正在训练。本报记者郑海鸥摄

  近日,中宣部、文化部、财政部联合印发《关于戏曲进乡村的实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在全国范围实现戏曲进乡村制度化、常态化、普及化。近年来,在送戏下乡过程中,基层院团积累了哪些有益经验?还有怎样的困难?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跟随院团下乡,倾听了村民、演员、院团管理者、文化主管部门的真实感受和期待。

  “摸爬滚打”,“苦”也“不苦”

  7月下旬,湖南持续高温。24日,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的39名演职人员颠簸3个多小时来到株洲市炎陵县,接下来的3天,他们马不停蹄,送戏到县里的5个村。

  25日上午,炎陵县策源乡竹园村,当天是村里赶集的日子。送戏下乡的舞台车赶了一个多小时山路,早早停在了村集贸市场入口。随着略显简陋的舞台车打开、音响响起,村民们很快围拢过来,不一会儿便聚集了几百人。前排自带板凳,后排踮起脚尖,笑声、唏嘘声、喝彩声、掌声随剧情跌宕起伏。

  孟仁秀是梁桥村村民,听说有花鼓戏来到竹园村,她专程骑摩托车,赶了20里山路过来。“花鼓戏寓教于乐,我从小就特别喜欢。3个月前,县里剧团到了我们村,我也去看了,现场看戏的感觉非常好。”她激动地说,“政府出钱,我们看戏,希望还要多下来!”

  “这么热的天,老百姓热情还如此高,我们很受鼓舞,也深感幸福。”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副主任、花鼓戏团团长唐农家指着热情的观众,回忆说,“送戏下乡中的感人场面实在太多了。前两年到炎陵时,因为观众太多,演出场地太小,当地老百姓为了腾演出场地,竟然毫不犹豫地推倒自家围墙;在马家河中学演出时,因为进入校园的乡间小路太狭窄,村民们自发填路,为我们的演出车临时开辟一条道路……”

  “还有很多地方,农民们鞭炮接、鞭炮送,跟过年一样,”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主任肖鸿斌说,戏曲艺术的价值在这里体现得既直接又充分。

  老百姓的热情,演员们不敢辜负。“一名文艺工作者的价值,不仅在大舞台,还在于走进贫困山区给老百姓带来欢乐。”90后花鼓戏演员陈施羽演出后发了这条朋友圈,赢得同事们一致点赞。

  送戏曲进乡村,赶路之外就是搭台、演出,“摸爬滚打”的苦累自不必说。此行伴随近40摄氏度的高温,光行程将近1000公里。记者随队感受到了其中的艰辛。不久前的6月21日,在株洲县龙潭村,花鼓戏演员匡晓玲因为连续几天带病坚持送戏下乡,加之天气闷热,晕倒在舞台上,她苏醒后第一句话却是:戏还没演完,今天拼了命也要撑下去……

  “实际上,进乡村真没那么苦。”唐农家的一句话出乎意料,他讲得很实在,“戏曲原本就是从乡土中来,回归乡村也是道理之中。更重要的是,戏曲演员都是不怕苦不怕累的,学戏多苦多累啊,不能吃苦的人,首先就当不了戏曲演员!”

  “所以,对我们来讲,下乡演出不仅是带来一场场好戏,更是锤炼队伍的好机会,还让演职人员在基层一线获取了灵感、吸收了营养,”肖鸿斌说,“以进乡村为契机,花鼓戏团采集了许多鲜活的故事,创排了《五朵村花》《鹅匠》《好人张八一》等系列新作,非但老百姓喜欢,还获得了很多奖项。所以啊,我们进乡村更有积极性了。”

  数据显示,株洲市戏剧传承中心每年送戏下乡都达到280场左右,今年已过百场。近年来,株洲将戏曲进乡村和文化扶贫相结合,全市5个剧团每年送戏达到800余场。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