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文化园区频道>>行业分析

特色小城镇发展的六大模式和战略

时间: 2017-08-23 10:36:12     来源:学习时报    编辑: 任晓彤

  小城镇居于乡之首、城之尾,辐射带动乡村发展进步,在新型城镇化发展中地位重要、意义重大。四川省以“百镇建设行动”为引领,大力实施小城镇发展战略的重大决策,一大批独具风貌的特色小城镇迅速崛起,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的西部乡村城镇化发展之路,有力地推动了新型城镇化进程。

  坚持规划引领,突出特色亮点,破局“千镇一面”发展困境

  四川鲜明提出,建设特色小城镇,要突出地域特色、民族特色和历史文化特色,用规划把小城镇的文化底蕴、民族风情、自然风光和产业特色亮出来,为小城镇建设注入了鲜活的生命力。

  坚持“多规合一”。在“百镇建设行动”中,统筹推进“多规合一”规划改革,合理安排小城镇的布局和功能,确保试点镇的土地、城建、产业和基础设施配套,与新型城镇化总体规划布局的定位相符、规模相配、功能相适,四川小城镇建设首次系统纳入了全省城镇化的规划体系。

  坚持“一镇一规”。四川根据各镇产业优势、人口集聚、人居环境、空间布局、地域风貌的不同情况,按照宜工则工、宜旅则旅、宜商则商的原则做规划,使每个镇都有鲜明的特色,定位最佳的发展方向和路径。

  坚持“绿色优先”。在小城镇规划中厚植“绿色基因”,利用四川独特的山、水、林生态优势,以原有城镇自然风貌为基,创建山水相依、自然和谐的宜居小城镇。划定小城镇发展规划红线和边界,引导小城镇集中集约发展,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创建特色鲜明、发展持续的绿色低碳小城镇。

  强化产业支撑,促进产城相融,化解小城镇发展“空心化”难题

  四川在小城镇建设中认识到,实现农业转移人口在“家门口”就近就业创业,必须放大比较优势,产城相融,以特色兴镇。通过3年来的探索实践,初步形成了6种特色小城镇发展模式。

  模式一:工业园区特色镇。突出发展以历史经典产业和新兴产业为主体的特色镇。如泸州市二郎镇和遂宁市沱牌镇发掘川酒千年文化内涵,推动“名酒·名园·名镇”互动发展,使历史经典产业焕发青春,成为展示四川厚重白酒文化的特色名镇。成都市新繁镇大力发展“新繁泡菜”食品产业园和“西部家具之都”家具产业园。凉山州安宁镇围绕发展现代医药、装备制造和新能源建设成凉工业园。广安市街子镇对接重庆产业转移发展汽摩装备制造、节能环保等产业,形成了一批产城相融的特色镇。

  模式二:旅游观光特色镇。发挥四川历史文化厚重,山川雄奇秀美,民族风情浓郁多姿的优势,大力发展旅游特色镇。做优历史文化名片,如江油市借助“诗仙故里”文化积淀和古迹遗存,打造青莲国际诗歌小镇。做优自然风光名片,如阿坝州漳扎镇打造以羌族风情为主题的特色旅游镇。做优休闲旅游名片,如南充市搬罾镇建设“锦绣田园”发展乡村观光旅游镇。

  模式三:商贸物流特色镇。重点在区位和经济条件好、人口流动密度大的小城镇发展商贸物流特色镇。如泸州市九支镇引入13家知名企业发展商贸批发市场,成为川黔交界的商贸物流重镇。资阳市贾家镇依托成渝三条国道交汇地理优势发展商贸物流产业,宜宾市新市镇依托长江、金沙江黄金水道打造辐射大小凉山的物资集散中心,取得了突出效果。

  模式四:生态宜居特色镇。重点在生态优良、气候宜人的地方,发展适宜居住、康养和观光的生态宜居特色镇。如攀枝花市红格镇利用冬季气候温和盛产温泉的优势,打造阳光旅游品牌小镇。眉山市高庙镇依托峨眉山秀美风光和森林资源富集的优势,打造峨眉半山七里坪国际康养度假基地,现已成为中国知名度较高的夏避暑、冬赏雪的度假休闲养生精品小镇。

  模式五:现代农业特色镇。发挥四川农业大省的优势,建设服务农村、带动农业、助农增收的特色小城镇。如资阳市龙台镇突出柠檬种植优势,建设集生产、加工、销售、物流、研发为一体的柠檬集散中心,打造出“中国第一柠檬小镇”。再如内江市镇西镇发展无花果、白萝卜、大头菜、花生糖等特色农产品,一大批以发展现代农业为支撑的小城镇蓬勃兴起。

  模式六:创新创业特色镇。随着创新创业活力不断释放,一批以“孵化 创投”、“互联网 ”、创新工场等新型业态为主体的创新创业集聚区,成为打破传统建制镇意义的新生园区镇、城中镇。如郫县菁蓉镇以“菁蓉创客小镇”品牌为导引,打造“产、镇、人”融合发展的创新型小镇,仅一年时间就集聚创业创新人才上万人,成为著名的创客小镇,受到李克强总理高度赞扬。华蓥市在双河街道建成电子信息产业园,仅两年多时间就吸引3000余人才创业就业,一个“无中生有”的电子产业名镇在大巴山麓深处崛起。

  增强改革动力,突出市场主体,摒弃“政府大包大揽”的传统做法

  四川在小城镇建设中,坚持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企业主体,不搞“大包大揽”,不搞财政资金集成的“盆景”,坚持以改革为动力,着力培育和提升小城镇的自我发展能力。

  一是向改革要“小城镇内生动力”。大力推进“扩权强镇”,依法赋予试点镇县级管理事权。如新津县、大竹县通过委托或直接交办等方式,分别将97项和111项县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和公共服务事项下放到花源镇和庙坝镇,增强了试点镇的统筹管理能力。实行“一体化管理”,如成都市安德镇实行镇与功能区“镇区合一、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管理体制,镇政府主要抓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管委会主要抓产业规划和招商引资,提升了小城镇管理的科学化水平。

  二是向改革要“农村人口市民化”。全面放开小城镇落户限制,从2013年开始,四川在全国率先全面放开除特大城市以外的城镇落户限制,促进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近年来300个试点镇实现就近就地转移农村人口约60万人。大力推进社保制度改革,完善社会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办法,健全农业转移人口社会保障体系,全面落实统一农业转移人口与城镇职工失业保险政策,增强对农业人口向小城镇转移的吸引力,让农民“愿进来”“留得住”,更“过得好”。

  三是向改革问“钱从哪里来”。省财政“以奖代补”,每年安排专项资金5亿元支持小城镇建设,同时整合城乡环境综合治理专项资金4.2亿元支持重点镇基础设施建设,通过“以奖代补”的竞争机制进行配套。推动社会资本投入,建立多主体、多渠道、多形式的投融资机制,稳定增加小城镇建设发展的投入。积极运用PPP、财政贴息、直接补助、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等多种方式,鼓励、引导和推动社会资本参加小城镇建设。

  补足发展短板,提升基础设施,有效解决“宜业不宜居”的问题

  与东部发达地区相比,四川小城镇建设中最大的短板是基础设施落后,公共服务不足,吸纳农民工落户小镇居住的宜居幸福感不够。为此,四川把“补短板”作为小城镇建设的重中之重来抓。

  一是补基础设施短板。300个试点示范镇累计完成基础设施投资321亿元,完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近1000个,重点是推进水、电、路、气等基础设施向小城镇延伸。

  二是补公共服务短板。加大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投入,将农业转移人口随迁子女义务教育纳入教育发展规划和财政保障范畴,公办学校对农业转移人口随迁子女普遍开放。

  三是补小城镇管理短板。在试点镇设立部门管理分局或加设分支派出机构,推动综合执法权下放。广安市街子镇设立了综合管理执法中队,配备了专职人员和车辆,整合市场、城管等管理职能,实现了全天候治理维护。(作者系四川省委政研室副主任、省委改革办副主任)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