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陕西动态

西安市豫剧团原创大戏《秦豫情》唱响大西安的胸怀和包容

时间: 2017-09-07 10:39:49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 任晓彤

 《秦豫情》剧照

  中国豫剧优秀剧目展演月《秦豫情》研讨会后专家与演员合影

  《秦豫情》北京长安大戏院演出时座无虚席

  8月26日,由陕西省文化厅出品,西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曲江新区管委会、西安演艺集团联合打造,西安市豫剧团创排的原创大型现代豫剧《秦豫情》作为第四届中国豫剧节优秀剧目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上演。这次演出已是该剧二度进京,观众慕名而来,剧院内座无虚席。

  演出高潮迭起,观众随着剧情的发展时而哭泣,时而大笑,为剧中人物的命运牵肠挂肚。精彩纷呈的戏剧表演点燃了现场观众的情绪,他们深深沉浸在戏剧的魅力中,充分感受剧中时代悲凉及人们的拼搏精神,观演过程中爆发掌声36次、笑声29次。演出结束后,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当晚,老同志曹刚川、曾在陕西工作过的现任北京市委副书记景俊海、文化部原副部长周和平、中国文联原副主席杨承志、河南省文化厅厅长杨丽萍、西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吴逸伦等相关领导及郭达等知名表演艺术家观看了演出。

  《秦豫情》一剧得到如此追捧,源于它带给人们很多思考,它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各方因素的集成。剧目在创作、生产、演出等方面的新理念、新创举、新成果值得肯定。两地艺术人才的融合,给中国戏曲人提供了新的范式,给戏曲现代化带来了新的启发。一个拥有84年历史的剧团,唱出了文化自信,演出了志气和情怀。

  此外,西安市豫剧团还根据剧情开发了文化衍生品,巧妙地定制推出具有文化特色的“小勤胡辣汤”,使戏迷朋友在欣赏剧目的同时能品尝到传统工艺加工的美食。此番进京演出,西安市豫剧团也为首都观众带来了这份来自《秦豫情》的礼物——小勤胡辣汤,深受观众喜爱。

  “我是河南人,对豫剧很有感情。这么好的戏,好久没看到过了。我喜欢这个戏,它的演员也很棒。”曹刚川说,该剧写的是中华民族的一段苦难史,而自己也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景俊海在观看演出后表示:“这部戏很成功,它向我们展示了河南人不屈不挠的精神和陕西人大气包容的胸怀。剧中小勤和张大人物形象塑造得非常好,豫剧和秦腔的结合、老腔等艺术形式的融入有创意也符合剧情,富有地域特色。能打造出这么好的一台戏,证明你们的改革创新非常成功。”景俊海希望西安市豫剧团能继续解放思想、大胆尝试、多出艺术精品,把《秦豫情》打磨提升得越来越好。

  专家点评摘录

  薛若琳(中国剧协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

  豫剧《秦豫情》是西安市豫剧团倾力打造的一部优秀现代剧目。这部戏有激情又厚重。陕西人民伸出援救之手,接纳了河南灾民,从碰撞到融合再到情深谊长,表现出两地人民水乳交融的感情,体现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民族精神和优秀品质。这部戏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好戏,让人感动。

  这部戏线索非常清晰,矛盾突出,人物性格鲜明。女主角小勤性格泼辣、野性,因生活的逼迫而表现得非常激进。她是一个敢做敢爱的人,为争夺有限的生存空间,她与人争斗,但看到盲人马虎后,顿生怜悯之情,把自己抢来的位置让给盲人,这清晰地表现出小勤向善的品质。这部戏写情而让观众动情,非常可贵。

  黄在敏(中国戏曲导演学会会长)

  这部戏思想深刻,表现出在极端社会状况下,我们民族顽强的生命力,展现了人性美、人情美。在二度创作上,这部戏采用一种独特的带有卡通式的表演方式,给我新的启示。在表演上,这部戏注重人物性格特征的刻画,每个人都有鲜明的人物性格和极具地域特色的人文性格。张大善良、憨厚,小勤热情、直爽,就连盲人马虎也体现了河南人的地域人文性格。戏中对人物的地域人文性格进行了高度提炼,表现出他们从冲突走向融合的独特过程。在音乐上,戏中豫剧与秦腔过渡顺畅,秦腔中有豫剧、豫剧中有秦腔,二者水乳交融。

  刘玉琴(《人民日报》文艺部原主任)

  这部戏最大的特点是“有戏”,大题材、大背景、小落点,小中见大,具有冲突性和戏曲性。戏中情绪、情节高潮迭起,剧场效果非常好,达到了思想性和艺术性的有机融合。内容上,充满正能量,体现了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和民族精神链条式的传承。在表演上,更加贴近现代观众的审美需求,这可能与剧情的特质差异有很大关系。

  何玉人(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研究员)

  这部戏的主题写出了半个世纪前中华民族的苦难史,写出了河南人在西安的生存状况,写出了“河南担”精神,体现了河南人坚韧不拔求生存的精神,值得提倡。在导演手法上,采用传统戏曲的分场体制和现代戏的表现手法相结合,话剧理念和戏曲理念相结合。演员在唱腔上结合秦腔与豫剧的对唱,既有地域风格,又符合人物身份。此外,“担子”贯穿全剧,开始的担子是穷苦的担子,后来的担子是致富的担子,很好地弘扬了“河南担”的精神。

  张之薇(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半个世纪以来,大家都在探索现代戏的创新,《秦豫情》做得非常好。戏中有话剧舞台导演手法的借鉴和运用,包括歌队的变形、群舞的处理,团块式的演员调度和单一的演员调度,很有话剧的特点。戏里洗纱舞、棒槌舞是具有戏曲程式的群舞,表现环境的变化和人物的性格,衔接流畅、行云流水。棒槌舞没有音乐伴奏,单靠棒槌捶响节奏与人物的吆喝相配合,非常好。内容上,小勤和张大互诉衷肠这一情节设置十分戏曲化,舞台上虽只有两个人与一条板凳,但通过演员的表演却传达出鲜活的情感。(秦 毅 任学武)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