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投资收藏

集邮曾经风靡一时,如今你还有“硕果”留存吗?

时间: 2018-01-03 09:52:09     来源:中国新闻网    编辑: 白琳

  资料图:《文化遗产日》纪念邮票票样。中新社记者 李林摄

  对小小的邮票,大家都不会陌生:或印着花鸟人物、或印着艺术珍品,面值则有“30分”、“50分”多种类型,有的邮票还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受到藏家青睐。在前不久一场拍卖会上,第一轮生肖邮票八十枚全张十二件便最终拍出126.5万元高价。而且,集邮也是很多老百姓的业余爱好。在写信还很流行的年代,不少人都有过集邮的经历,小小的集邮册承载了很多故事。

  90后邓亮就是如此。他在七八岁的时候迷上了集邮,“小时候觉得集邮特别好玩,邮票上的图案花花绿绿挺好看,慢慢地对集邮越来越上瘾”。

  “那时候写信的人多,就搜罗一些用过的信封上的邮票,攒着。”邓亮说, 2000年以后逐渐会买一些特种邮票,但比例不高,“我没有像一些资深集邮爱好者那样花精力和金钱,所以爸妈还是比较支持。只不过上初中后学习紧张,不知不觉就放弃了”。

  资料图:2016《丙申年》生肖“猴”邮票。 孟德龙 摄

  跟邓亮相似,穆穆(化名)是从小学四年级开始集邮,得到了父亲的大力支持,还给她买了一个集邮册。她说,当时邮票比较好找,“大家都写信,每次拿到打了邮戳的邮票,都剪下来泡在水里,晾干后放进集邮册。发行了新邮票,爸爸也会给我买回来”。

  “我爸爸和舅舅都是军人,记得当时发行过为军人通信使用的邮票,舅舅给了我十张。”得知穆穆的集邮爱好后,一些亲朋也给她送邮票,“一些国外邮票就是这么来的”。

  穆穆集邮的习惯一直保持了五六年。在中考前,她的父亲去世了,从那以后,穆穆觉得不能再跟母亲要钱买邮票,“集邮”逐渐不了了之,“两本散的集邮册和三本邮票年册一直放在书柜里,搬了很多次家但一直跟着我,成为珍藏。看着它们,就想起当年跟父亲一起集邮的日子”。

  “集邮在很大程度上拓宽了我的知识面。”收集近千张邮票,穆穆说完全是出于爱好,几乎从来没有关注过邮票拍卖跟升值信息,“倒是听说过我的军邮能换钱,我还给了同学四张,给她妈妈买补品”。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