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丝路文化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妙手寻回文物春

2018-03-13 09:32:26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白琳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陕西考古博物馆建筑模型。

蹙金绣织物残片。

近两年,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国家宝藏》等文博类电视节目的热播,一股强劲的全民“博物馆热”“文物热”兴起,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博物馆去参观电视节目上出现的国宝,去获知他们不曾了解的文物保护与修复的故事。其实,除了博物馆中的文物修复师,还有许多常年默默奋斗在考古一线的文物修复工作者并不为人所知。而恰恰是他们的忘我工作和不懈努力,才有了一件件精美器物的呈现和一桩桩重大历史事件的印证。

妙手回春的文物“医生”

3月2日,记者走进位于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四楼的文物保护实验室,近距离看到不同类别、不同材质文物的修复过程和这些日复一日忙碌在修复台前的文物“医生”。

金属陶瓷保护实验室里,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只有门口资料柜上的4件已被修复好的青铜器向来访者炫耀着它们的光华。在宋俊荣的修复台上,她正在用刮刀仔细去除着附着在青铜器上的钙化土和铜锈,这件出土于宝鸡石鼓山的青铜四耳簋在她的细心清理下逐渐露出了清晰的纹路。宋俊荣告诉记者:“去除青铜器上包裹着的土和铜锈只是青铜器修复的第一步,这期间的基础工作量特别大。清理工作完成后才能逐步矫形、补缺。”

青铜器修复非常考验修复师的美术功底和耐心。修补青铜器时会用到一种特殊的透明树脂胶,修复师要自己用矿物质颜料调出接近器物本身的颜色,这调色的功夫就得练上好几年。等胶完全干透后还要打磨,遇到缺损处有纹饰时,还要根据需要复原刻画出相同的纹饰。做旧是修复的最后一步,需要修复师用精湛的技艺让修补的地方看上去天衣无缝。通常情况下,一件小型青铜器的修复周期在半个月左右,遇到锈蚀、残缺严重的情况则需要更长的时间。

实验室的另一侧,修复师郭小侠正在用医用棉签轻轻擦拭着一件出土于刘家洼的漆盨。漆盨的上半部分已经基本清理干净,而底部依然与泥土一起被石膏外壳包裹着。这是因为漆器类文物比较脆弱,需要修复师们亲自前往发掘现场进入墓穴,用石膏将整个器物打包带回实验室后再进行处理。就像郭小侠所说:“对于修复师来说,比修复更重要的是保存器物的原始状态,以便给后续的研究提供更翔实可靠的信息。”经过近4个月的处理,这件漆盨虽然因为经年累月的侵蚀已经看不出最初的器型,但其上朱砂绘制的精美纹饰依然清晰可见。

一进入古代纺织品保护实验室,19摄氏度的恒温和50%的恒湿环境让人感到些微冷意。桌上一盘盘等待修复和研究的细小而琐碎的纺织物残片,就是路智勇每天的工作重点。“现在实验室里主要研究的,是法门寺地宫里发现的唐代纺织物。”他向记者展示了一块被固定在展示框里的蹙金绣织物残片,一根根由金箔捻绕而成的捻金线一圈一圈被缝订在织物上,形成的华美贵气的纹饰在透明有机玻璃板下闪烁着灿灿金光。为了解决这块残片修复后的加固、运输与展示的难题,他不断尝试用各种材质进行包装,在多次实验后才形成了这种保护性的压裱装置。

另一个展示框里,一条修复后的深褐色带状织物看着丝毫不起眼,“别看它不起眼,它可是法门寺舍利宝函的系带。”路智勇告诉记者,法门寺地宫发掘时本身就有很大程度的损伤,供奉在其中的众多丝织物都被损坏了,除了几件比较大的衣物包块被完整地留存下来,绝大多数都成了残片,这些残片的揭展、形变恢复和保护性修复工作非常庞杂。当记者问他天天进行这些专业性研究会不会觉得枯燥时,他笑着回答:“不会啊。这些织物看着相似但却完全不同,我每天都会获取新的数据信息、有新的发现,这对我来说都是乐趣。对这些纺织物的材质、工艺、纹样、种类和数量进行研究,提取有效信息,总结该朝代织物的特点,再通过从中获取的信息去研究该朝代的文化经济发展、服饰文化、生活习俗等方面是古代纺织品保护修复和研究的学术意义和历史意义。而这也就是我工作的意义。”

合作机构

新华网文化频道

人民网文化频道

中国网文化频道

光明网文化频道

国家大剧院

中国美术馆

中国文化产业网

中国文化传媒网

陕西省文化厅

陕西省文明办

陕西省文物局

陕西省旅游局

陕西文化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