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书画艺术

春风吹拂哈尼寨

时间: 2018-04-16 09:52:30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哈尼山寨春来早(现代民间画) 79×109厘米 2017年 杨晶华

  去年秋天,我随天津北辰画乡的朋友一起赴云南昆明官渡,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春雨工程”活动,这是由中央文明办、文化部主导的全国文化志愿者边疆行活动。在官渡画乡和那里民间画家的交流中,我看到了一批反映云南各民族人民生活风情的当地民间画佳作,颇具浓郁的时代气息和鲜明的民族特色。其中有幅《哈尼山寨春来早》的画,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

  画面展现的是初春时节,美丽的哈尼山寨春风催人忙、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寨子的人们,有的在送孩子上学、上幼儿园,有的背着背篓、挑着自产的农副产品去赶早市,寨里林立的蘑菇房是哈尼族的特色房屋,在向阳的山腰依山而建,由土基墙、竹木架和茅草顶构成,房状似蘑菇得名,冬暖夏凉。屋旁的三角梅花正绽放,在绿色滇朴(云南特有的植物)的衬托下格外地鲜艳,成群的小白鹭掠过,平添了无限生机。

  再看那山寨背后,几乎占了整幅画面多半位置的是,最令哈尼族人骄傲自豪的壮美的哈尼梯田(云南元阳梯田),历经1300多年世世代代开垦,如今坡缓地大开垦为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石隙也开田,往往一坡成千上万亩,这哈尼人千年生生不息地“雕刻”的山水田园风光杰作2013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勤劳智慧的哈尼人匠心营造的蘑菇房、寨神林、水渠、分水木刻、水碾房、水磨房、水碓房等生产生活设施,是集森林——村庄——梯田——水系“四度同构”的生态系统,是一个活的系统,是哈尼人民改造自然,变自然生态为农业生态的独特创造,是人类活动与自然生态完美结合的范例。就在先辈开垦的这热土上,今天的哈尼人正进行着新的耕耘创造。

  早春二三月正是哈尼人耕田早播的农忙季节。看,水田里田埂上闪动着他们忙碌的身影。有耙田的、施肥的,有牵着牛扛着锄头下田的,有背着娃田间送早饭的,有挑着担急匆匆前行的……这鲜活生动的场景,正展示出新时代哈尼人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这些画面十分契合作品主题“春来早”。

  这幅画的作者杨晶华是一名“70后”的小学美术教师。出生在昆明官渡区,自幼爱画,常到各地采风,为创作积累了充实的素材。1995年,刚到小学任教不久她就参加了官渡区文化馆现代民间绘画培训班,学会了这种绘画形式创作,也使她的教学内容更为丰富。她以这种民族审美培育孩子,也进行着创作实践。其中代表作品有《小院》《古镇中秋》《野生菌市场》《幸福农家》《古镇粽飘香》《红红火火》等,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省、市农民画展并获奖。

  这幅画构图饱满,色彩鲜艳,造型质朴生动,并非像学院专业绘画那样讲究透视、解剖等。看画中的人物,寨子里的哈尼人夸张变形,像儿童画那样天真可爱,大小不等,似乎都不合比例,不那么精确,我们却并不感到不真实。马蒂斯曾说,精确并非真实,在油画和素描甚至肖像画中,具有说服力的并不是精确地复制自然或颇具耐心的细节的聚合,而是在于艺术家面对他选择对象的深刻的感情,他对对象的专注和对其精神状态的深入。他反复讲到,每一样事物都有一种和它的外表区分开的内在的真实,这正是唯一起作用的真实,决定画成功与否的本质的真实。这就是艺术的真谛。这幅画就是因此而动人。(廖开明)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