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陕西动态

盼文学陕军再攀高峰

时间: 2018-05-16 09:39:24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白琳

贾平凹 资料图片

重于乡土、以现实主义见长、思想性与艺术性兼备。陕西作家作品中独特的文学面貌与文学传统铸就了陕西文学的辉煌。作为当下文学陕军的领军人物,4月初,66岁的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主席贾平凹推出了他的第16部长篇小说《山本》单行本,通过书写历史潮流中的农村与城市,反映中国历史变迁和社会现实,引发广泛关注。那么,贾平凹的创作经验是什么,他的文学之路会带给我们哪些启示,他对于“文学陕军再进军”有哪些思考?

谈新作 文学作品不是简单地记录史实

记者:《山本》里用一群小人物的浮沉来记录发生在秦岭一带的一段近现代史,您的作品如何做到在真实与文学之间转换自如?

贾平凹:文学作品不是简单地记录史实,事实上它是一种评论,然后赋予它一种意义。作家是把自己的思想通过历史呈现出来。以我的理解来看,历史一旦演变成传说的时候,它就变成了文学。比如中国的小说,都是由说书演化而来,像“三国”“水浒”的故事都是传说,历史上发生的事情,通过说书人的演说,再经过我、你、他的传播,慢慢就变成了《三国演义》《水浒传》。即使是公认的史书——《史记》,也加入了作者的很多评论在其中,只不过经过了很长时间,史实无法查考,它就变成了唯一的信源。所以,小说中写到的事情跟真实发生的,时间节点就不会那么吻合。处处要求吻合,那就不是小说了。

记者: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在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中进行无愧于时代的文艺创造。您在这方面一直是身体力行的典范,能不能将您的经历与读者分享?

贾平凹:作家靠闭门造车、书斋式的写作是写不出好作品的,必须不断从生活中获取素材,只有接受生活的浸染,待提笔时才能写出要写的东西。如果没有深刻的生活体验,仅通过网络、他人告知或别的渠道了解到的素材,写出来的文字肯定不会深刻。我每年都要走许多的乡镇或者农村,在一种说不清的牵挂中了解百姓生活,不同时期的关注会产生不同的兴奋点,为小说创作迸发出了灵感。

在酝酿《山本》的时候,我陆续去过昆仑山、去过秦岭的鸟鼠同穴山、去过太白山、去过华山、去过从太白山到华山之间的七十二道峪,也多次去过商洛境内的天竺山和商山。在写作时,我仍是一有空就进秦岭,除了保持手和笔的亲切感外,我必须和秦岭维系一种新鲜感。写作说到底,都是在写自己。你的能量、你的视野,你对天地、自然,对生命的理解决定着作品的深浅和大小。

谈创作 作家对生活、社会要有机警心

记者:您数十年笔耕不辍,坚持高品质的文学创作,评论家李星说这是您“非凡的事业意志和永不倦怠的文学创造力”,您认同吗?有没有什么感悟和读者分享?

贾平凹:这些年来一部部写下这些作品,确实压力很大,如果没有创造和创新,就等于没写。这种感觉就像跳高一样,有时想要突破一次,其实也就是突破一厘米,都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就要想方设法写得和以前不一样。《极花》故事单一,是用第一人称来写,以主人公极花的心理感受来写;《老生》写了4个阶段,就要有一个结构把这4个阶段网起来,思来想去,里面加入了《山海经》;而《山本》要全方位来写,秦岭的动物、植物、山水、风俗都要写。

写作在外人看来很孤独、很辛苦,其实我自己感觉很快乐。这种快乐跟吃好的、穿好的是不一样的,它可以发现一个人是否纯粹,是一个“自我排毒”的过程,很多说不清的感受都能够在写作中体会到。有的作家写到一定时候,就容易投机,就容易写不动,我会不断提醒自己,对于生活、社会,一定要有机警心,要保持敏感。

记者:您提到,在《山本》的写作里,既有《红楼梦》的写作风格,也有《三国演义》《水浒传》的写作风格,这些名著您应该都烂熟于心,对于文学爱好者,您会推荐深读这些名著吗?

贾平凹:有很多书只有自己看了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处、有没有好处。就像吃东西,有些人觉得吃这个很有营养,但你可能并不喜欢吃。所以,要在自己阅读过程中选择书。但对于公认的经典作品,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读得进去还是读不进去,还是应该读一下。书还是读过一遍才知道,才能给它下个结论。而且书有一个特点,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你对这部书的理解也会不一样。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