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陕西动态

盼文学陕军再攀高峰

时间: 2018-05-16 09:39:24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白琳

谈陕西文学队伍 要有紧迫感和忧患感,也要充满自信

记者:您的作品被翻译成各种语言的文字,在“陕西文学走出去”方面,您有什么好的经验和建议?

贾平凹:我觉得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写作者要有独特的思想突破性,在作品中展现出广阔的视野。不断扩大自己的视野,这一点不但适用于陕西作家,也适用于来自任何地方的作家。陕西有这么多得天独厚的风情、人物和山水等元素,它对陕西作家性格、阅历的形成,必然会提供一定的优越条件并形成深刻影响。但我们要注意不能“为特点而写作”,如果一个作品的个性太强、地方特色太浓厚,那么在翻译上就会有很大的难度。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繁荣文艺创作、推动文艺创新,必须有大批德艺双馨的文艺名家。陕西文学队伍目前存在哪些优势和不足?让陕西文学从“高原”走向“高峰”,在培养青年作家、锻炼人才队伍方面您的建议是什么?

贾平凹:现在在国内文坛脱颖而出的陕西作家还不是很多,产生重大影响的作品还不是很多,而当年不如陕西的一些省、市,如今出的好作家、好作品倒比陕西多。这一点我们要有紧迫感、有忧患感。诚然,文学是终生的事业,不能以一时论优劣,我也知道我们陕西现在的中青年作家队伍庞大,大家都没有懈怠,很多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以及报告文学、影视作品都在创作中或打磨中、酝酿中,谁也保不准有大作品问世。可问题是,我们在努力,别人也在努力,当眼下我们还不如人的时候,我们就得知道我们的不足。

我们的作家各人情况都不一样,有的主要承接的是19世纪以来的现实主义文学,有的主要承接的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后现代主义文学,有的主要承接的是中国传统文学……哪一类承接都可能写出优秀作品,在目前的形势下,承接的越多、越杂就越好。单一的承接容易使我们陷于狭窄之境,形成写作土壤板结。老作家存在着板结的危险,年轻作家也存在板结的危险。陕西的文学有着自己的传统,有属于它自己的土壤,在当下,也需要改变土壤,增加更多的肥料。我们现在是有着一批好作家、好作品,毫无疑问,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好作家、好作品涌现。创作这个事情和文学这个行当,谁也不能小看谁,人人都要有自信,陕西文学会有我们新的气象,会有我们新的作为!

记者:当年“陕军东征”让文学陕军名声大振,文学陕军也成了陕西一张闪亮的文化名片,进入新时期,对于“文学陕军再进军”,您有着什么样的思考?

贾平凹:几十年来,陕西之所以在全国文坛上被称之为“文学重镇”,被称之为“文学陕军”,这是几代陕西作家以其众多的优秀作品打拼赢来的。我们为之荣耀,同时也为高举前辈的旗帜前行而深感责任和压力的重大。我谈三点体会,希望与大家共勉,也希望能不断地有优秀的作家、作品脱颖而出,把我们陕西文学带向新的辉煌。

首先,我们一定要有危机感。前辈们的辉煌是前辈们创造的,他们树起的标杆对我们敞开了一条路。我们要眼盯着理想的目标,在理想的目标还没有实现的时候,要叮咛自己目标还没有实现,不能自满、不能懈怠,要无限向前。

其次,陕西文学前辈的辉煌,除了他们大的才华外,还有天时地利的原因,也就是说他们大都来自农村,了解农民,写的是乡土文学。如今,社会发生了改变,作家的成分也发生了改变,所写的题材也真正的多样化。各路作家、各种题材、不同的写法,构成了当今文学的丰富性。在这种形势下,我们要强调文学的视野。作家在写作的初期,讲究的是文学和技巧,要写得精巧、花哨,写作到最后,比拼的则是能量与见识。见识也就是视野。这个视野不是一个区域、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而是全球的、全人类的。否则,写作可能只是应景的、短时效的,或就事论事,沦为毫无价值。

最后,文坛万象,各色人等,怎样能有好的作品不断涌现出来?我们有必要强调真诚写作,有必要强调潜心写作。写作说到底是愚人的事业、终生的事业,当你还在写作的路途上,旁边说好或坏的话都不必太上心,因为你的目标在远方,一旦到了最后,你的作品就摆在那里,自然会有社会的公断和时代的公断。(本报记者 杨小玲)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