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陕西动态

兵马俑,让世界瞩目陕西

时间: 2018-07-30 09:37:24     来源:陕西日报    编辑: 白琳

考古专家袁仲一(左)、杭德州(右)在秦兵马俑一号坑早期发掘现场。 资料照片

历史的荣光总是会通过奇迹之间的碰撞被证明。

当一个奇迹与另外一个奇迹相遇,它们将共同见证一个无与伦比的大时代。

44年前,当袁仲一带着仅有4人的考古队、背着行军床来到临潼西杨村时,这位秦始皇陵秦俑坑考古发掘队队长不会想到,这一挖就是整整一生。

44年前,当赵康民花了30元钱、让农民把打井挖出的秦俑碎片运回文化馆时,这位原临潼县文化馆主管文物的干部不会想到,这些农民口中的“瓦爷”将震惊世界。

40年前,希拉克在参观兵马俑后说:“世界上有七大奇迹,兵马俑可以说是第八大奇迹了。”这位当时的巴黎市长、后来的法国总统不会想到,“世界第八大奇迹”现在已成为兵马俑的代名词。

39年前,当马青云在刚刚建好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留影时,这位秦俑坑的第一位讲解员不会想到,这座博物馆在未来近40年的岁月中将迎接200多位各国政要。

历史总是按照自己的逻辑诞生偶然。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与中国的改革开放近乎同时登上世界的舞台,并以自己的发展和成长见证着改革开放给华夏大地带来的巨变。

以时代精神致敬历史

1974年7月5日,一篇《人民日报》内参《秦始皇陵出土一批秦代武士陶俑》和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先念的批示同时摆在了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的桌上。看到文章标题,王冶秋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这样一批文物的出土到底意味着什么?

1974年7月15日,在陕西省博物馆工作的袁仲一接到命令:要对秦始皇陵秦俑坑进行挖掘。“我记得当时领导对我说,一个礼拜挖完,写个报告给文物局报一下。”时隔40多年,当年的情景袁仲一仍历历在目。

1974年7月17日,只有4个人的秦始皇陵秦俑坑考古发掘队在临潼县西杨村生产队粮库前的一棵大树下安营扎寨,开始了挖掘工作。整整一年后,袁仲一和他的考古队震惊地发现,他们挖掘的是一个足足有6000多个陶俑的“秦代兵团”。

1975年9月,王冶秋在北戴河见到了聂荣臻元帅。聂帅问王冶秋,陕西发现的陶俑坑现在情况如何?王冶秋说:“国家有困难,能建一个博物馆最好。”聂帅说:“困难是有,但需要办的事还是要办。”

281万元,1000吨钢材,2000立方米木材,3000吨水泥。在1976年,一座博物馆能得到如此规模的资金和物资支持是不多见的。1979年博物馆建成时,国家拨付的资金已达650万元。

即使在建设过程中,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也从不缺少关注。

1979年,还没有对外开放的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迎来了中美关系发展中的一位重要人物——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此后的30多年中,基辛格先后五次来到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他在留言簿上留下这样一句话:“每次来到兵马俑参观,我都能看到中国的古老文明,也能看到中国的未来。因为兵马俑,世界对中国有了不一样的认识。”

博物馆筹建处党支部书记杨正卿回忆,建设过程中,李先念、叶剑英、杨尚昆、罗瑞卿、谷牧等领导同志先后前来视察。据粗略统计,到1979年开馆前,博物馆参观人次已超过40万。

1980年,邓小平同志来到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当年陪同的马青云清楚地记得,邓小平在秦始皇统一度量衡的直接见证“秦权”前看了很久,还拿起放大镜看上面的秦篆,感叹道:“秦统一文字的功绩真不小啊!”

就在这一年的10月,秦始皇陵又有了一个震惊世界的考古发现。

一天,考古队程学华推开杨正卿的门,小心地将一个手帕在桌子上铺开。里面有两个闪闪发光的珠子。“杨书记,你看这是什么?”

“发现什么了?”盯着金珠子,杨正卿眼睛发亮。

“应该是铜车马。这些金泡、银泡应该是马头上的装饰。”程学华说。很快,考古队在铜车马周围挖了探沟。2乘铜车、8匹铜马和2个铜人完全显露出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改革开放持续深化的重要时期。不断进步的中国,与世界的交流也越来越频繁。在这个时期,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的发展日新月异。

1983年,秦兵马俑开始全国巡展,累计参观量达到300多万人次。1986年,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扩建,批准总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总投资4850万元。1987年12月,秦始皇帝陵(含秦兵马俑坑)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