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演出推荐

不凡的“四叶草” 平凡人生的“幸福扣”

时间: 2018-12-14 10:48:38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陕西省汉中市歌舞剧团简介

  陕西省汉中市歌舞剧团(以下简称汉歌)是一个有着60多年建团史的专业文艺表演团体。

  长期以来,汉歌立足秦巴大地,以创排陕南地方特色剧目为宗旨,创作、改编、演出了大量地方歌(舞)剧和音乐舞蹈剧(节)目,成为陕西省演艺行业的佼佼者。1962年,该团被文化部树立为全国文艺战线十面红旗之一;1964年歌剧《红梅岭》曾多次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汇报演出,并于1965年由西安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

  近年来,汉歌继续坚持走有地方特色的歌、舞、剧创作道路,唱响《秦巴风·汉水韵》,其中陕南地方歌舞剧《唢呐声声》《月缺月圆》,大型古典舞剧《汉颂》等作品,参加历年陕西省艺术节均荣获优秀剧目奖以及多项单项大奖。

一幅追寻幸福人生的风情画

戏剧评论家 胡安忍

由陕西省汉中市歌舞剧团创作演出的话剧《四叶草》,以主人公王思语创作话剧《四叶草》为契机,描绘了4个家庭的日常生活,揭示了不同年龄段各种人物的精神情感、心灵状态和人生理想。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构成一幅追寻幸福人生的世俗风情画。

剧中,王青和白小江这对老年夫妻,一个是大学教授,一个是戏曲演员。他们表面看起来生活十分和谐,但这和谐中又总透着点别扭。夫妻在一起,无论何时,遇到何事,包括原本就算不得是什么事的事,总在拌嘴。譬如,两人买菜回来,王青在侍弄他的花草,白小江在津津有味地说她的唱腔,两人对话显然牛头不对马嘴。虽说不乏意趣,心里却留下了些许隔阂。终于有一天,白小江买的理财产品出了事,两人的这种细微裂缝,终于被撕开了。王青口不择言,说出的话十分伤人,但当白小江真的住进了医院,王青却醒悟过来: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老伴儿相依相靠。他向白小江倾吐自己的心声:“不再纠结于逝去的青春,不再想那些生生死死的事,你走哪儿,我走哪儿,我们每分每秒都不离开。”

李福顺和齐惠这对中年夫妻,是进城打工的乡下人。丈夫摆摊卖煎饼,妻子做保洁。与城里人经济条件的巨大反差,让他们心里总感到有些自卑。对他们来说,幸福是什么?妻子齐惠认为,住在大城市里,能和有文化的人打交道,能看见高楼大厦,可以坐公交、乘地铁,两人天天能见面,就十分的幸福。他们的幸福观,发人深省。他们看着一幢幢大楼拔地而起,看着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觉得这个城市也有他们一份。他们自身的这种变化,体现出鲜明的时代精神。

张丽和佟冬冬这对年轻夫妻,为生不生二胎,竟然折腾出了三场戏。他们对于生二胎的态度,明显地体现出两种人生观。张丽疯狂地想要生男孩,认为有男孩晚年就有了依靠,有男孩就可以延续血脉;佟冬冬则不想生二胎,是怕因此影响自己的事业,耽误自己的前程吗?是怕生二胎经济负担过重,生活拖累太大吗?也许两者都有。事实是,小两口最终还是生了二胎。不过,最终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作品并没有交代。实际上也无需交代,因为作品所关注的,是二胎在人的心灵中所掀起的精神波澜。

剩女王思语谈情说爱的过程,充满情趣,富有精神张力。她先后与3个男人相亲,每个都很有特点和代表性:大叔男把钱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唯独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其势利人格,令人反感;鲜肉男姿态扭捏,他所谓的爱情浅薄、低俗、平庸,使人讨厌;帅哲男与王思语对话时,像在做语言游戏,那种碰撞感和挑逗感,耐人寻味。这三个形象,都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尽管作品没有从正面描写王思语的爱情追求,但她对于爱情的态度,已经从三次约会中表现了出来。难能可贵的是,《四叶草》中,王思语的婚姻态度是有所发展和变化的。在王思语看来,“以前有标准,后来就没有了。其实你对未来对象设下许多标准,但最后与你牵手的往往是标准之外的那个人”。什么是“标准之外的那个人”,即心中所爱的那个人。王思语择偶标准的变化,体现的是一种精神收获。

该剧结构别具一格。主人公王思语作为剧作家,不时地穿插于剧情之中,将包括自己在内的四个家庭的生活,连接在一起。四个家庭对于幸福人生的追寻,相互联系,相互映衬,相互补充,五彩斑斓,诗意盎然。 四叶草非常稀有,人们常用四叶草来比喻幸福人生,可见幸福之珍贵。那么,幸福是什么?是王青白小江老夫妻的夕阳情,是李福顺齐惠中年夫妇的美好向往,是张丽佟冬冬小两口的人生求索,也是王思语不断成熟的爱情思考。幸福是一种理念,它像一盏灯,照耀着我们前行的道路。

该剧以悲悯情怀,关注现实生活,从看似平淡无奇的生活现象中,发现提炼颇具意趣的精神内容。希望话剧《四叶草》在不断的演出和观众的支持中,焕发出强大而持久的生命力。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