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文化旅游频道>>探秘博物馆

长安水边多丽人

时间: 2019-04-08 11:03:55     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 白琳

三彩女立俑

其一 高44厘米

其二 高44.5厘米

其三 高42.1厘米

1959年西安市西郊中堡村出土,陕西历史博物馆藏

这批三彩女立俑1959年出土于西安西郊中堡村唐墓,共有10件,为盛唐时期三彩陶俑精品之作。每件俑面庞丰润,双眼微眯,红唇微启,或抬头仰视、或回眸凝望。其站姿优雅,表情十分轻松,充满自信,无半点卑微之气,轻薄的衣裙与丰腴肥美的体态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全身透露着高雅之气,甜美的微笑中似乎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美好未来的遐想。

女俑所披帔帛是唐代女性服饰搭配中的重要内容。肩披帔帛的风俗可能源自遥远的希腊、罗马以及波斯地区,萨珊波斯时期的金银器上就常见披帔帛的女子形象。南北朝早期佛教壁画和雕塑艺术中也有这种题材。唐代丝绸之路的繁荣,使得各式各样的帔帛广为使用并成为一种风尚。长安、洛阳等唐代中心地区出土的大量唐代壁画、线刻画和陶俑中,女性几乎人人都披着长短、宽窄、质地不同的各色帔帛,展现着盛唐女性的时代风采。

裙子是唐代妇女襦裙装的核心,宽幅长裙十分流行,孟浩然就有诗云:“坐时衣带萦纤草,行即裙裾扫落梅”,李群玉诗云“裙拖六幅湘江水”,就是对裙长及幅宽的夸张描写。当时最时髦的裙子要属中青年女性喜着的石榴裙,唐诗中对此有许多描写,如李白“移舟木兰棹,行酒石榴裙”,白居易“眉欺杨柳叶,裙妒石榴花”等。襦裙装最大的特点是裙腰高束,上配短小襦衣,两者宽窄长短形成鲜明对比,这种上衣下裙的唐装是对前代服装的继承和完善,为中国古代服装史开启了新的篇章。从整体效果看,上衣短小而裙长曳地,使体态显得苗条而修长,从今天的审美角度看,这种效果是恰当运用了视角错误的原理,打破了正常的服装构成比例,使之有拉长人体下半身的感觉,使比例显得更为理想、更为悦目。唐代工匠塑造的这批三彩女俑,拥有雍容的气质、丰腴的体态、华美的服装,所展现的正是唐代人的审美标准。

在出土的唐代陶俑中,最能反映盛唐气象的是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三彩及彩绘女俑。这些女俑是当时妇女生活的生动写照。唐代妇女根植于特定的时代,比其他朝代尤其是后世妇女所受封建礼教束缚较少,精神面貌也更为开朗、奔放、活泼、勇敢,女子参政、骑马、打球、狩猎等毫不逊于男性。唐代妇女服饰艳丽、款式多样,处处让人感受到当时大胆追求、兼收并蓄、意兴飞扬、崇尚华美的时代精神。此外,着男服、胡服也是唐代妇女的一个独特爱好。最令人惊叹的是盛唐时期出现了袒胸襦裙装,开始多为宫廷嫔妃、歌舞伎、侍女所服,但是一经出现,连仕宦贵妇也十分垂青。袒领短襦内一般不穿内衣,如方干《赠美人》写道:“粉胸半掩疑暗雪”,欧阳询《南乡子》写道:“二八花钿,胸前如雪脸如花”,这些诗句均描写此装束。这是中国古代最大胆的装束,充分反映了盛唐时代的开放自由。

唐代女子发式的多样也令人叹为观止,而且当时发式的流行速度也大大出乎我们的想象,每当长安推出新的发式,不久后偏远地区就“梳头也学京师样”了。这批中堡村三彩女俑可以使我们直观地看到唐代女性的衣、发风采,以及她们对富含生命力的健美的崇尚。同时,这批女俑在色彩和雕塑的艺术结合上也非常完美,使我们仿佛看到了盛唐时期,阳春三月杜甫笔下长安水边游春的“丽人”。(刘芃 文/图)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