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陕西动态

回归创作本质 文学陕军再出发?

时间: 2019-07-19 10:13:32     来源: 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    编辑: 白琳

贾平凹在为读者签名。(资料图片)

第29届书博会即将在西安开幕,这既是全国出版行业的一大盛事,也是广大作家、诗人们展示作品的大舞台。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很多省内作家都将携带新作在本届书博会上一展风采,彰显陕西文学创作的魅力。让人欣喜的是,作为陕西文学中坚力量的老一辈作家新作不断,年轻的有才华的中青年作家也紧跟文学大家的脚步,埋头前进。在“文学陕军后继乏人”的质疑声中,年轻的作家们能否接过文学陕军的大旗扛起来继续陕西文学的辉煌?在专家学者们看来,所谓后继乏人的问题出现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文学创作是不能急于求成的,好作品的出现需要积累,需要作家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不断提升,才会瓜熟蒂落,水到渠成。

文学陕军后继乏人的话题说了有10多年了,10多年时间里,陕西涌现出来一批优秀的中青年作家,如何才能出现路遥、陈忠实、贾平凹这样的大家?文艺评论家李震、刘宁和著名作家朱鸿等表示,农村题材创作是陕西文学的传统,现实主义创作成就了陕西众多著名作家,但题材的选择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还是要追求作品的艺术性和思想性;陕西的青年一代也许出现不了韩寒、郭敬明这样的作家,但从某种角度来讲,陕西也不是非得出现韩寒、郭敬明,不一定非得去写把握不了的、时尚的或者城市题材,我们的青年作家有自己的宽阔的创作道路可以去走,比如陕西传统的农村题材,比如现实主义创作;写作还是得不忘初心,要回归文学创作的本质,深入生活去挖掘,在生活中感悟思考,去创作属于这个时代的优秀作品。

灿烂的过往让人难忘

陕西文学是中国当代文学的重镇。文学陕军,是文艺评论界对陕西作家群体的赞誉和肯定,当然也有陕西作家喜欢陕西作家群这样的提法。

文学陕军从柳青、杜鹏程、王汶石、李若冰、胡采等老一辈作家开始,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高建群等一批著名作家为代表的第二代陕西作家群体享誉全国甚至世界,稍后出现的朱鸿、红柯、杨争光、吴克敬、叶广芩、穆涛等,都在全国范围产生了较大影响。特别是上世纪90年代初,陈忠实的《白鹿原》、贾平凹的《废都》、高建群的《最后一个匈奴》、京夫的《八里情仇》和程海的《热爱命运》相继推出,一下子引起轰动并风靡全国,一时间洛阳纸贵,人们用 “陕军东征”来形容这一独特的文学现象。

在陕西作家的作品中,一直贯穿着现实主义的创作传统,这在其它省份的文学创作中是不多见的。从柳青的《创业史》到路遥的《平凡的世界》、陈忠实的《白鹿原》以及贾平凹的《浮躁》为标志的商州系列,这些作品几乎都将目光聚集到了农村,更让人激动的是,这些反映农村题材的作品还都取得了巨大成功,不得不说是中国当代文坛的一大盛事。

陕西省社科院研究院、文艺评论家刘宁说:“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看,《平凡的世界》是图书馆借阅量最大的小说,读者群体非常之大;《白鹿原》可以说是中国当代文学中最好的作品之一;而高产的贾平凹写作的《秦腔》不仅获得了茅盾文学奖,还在《废都》之后创作出版了《山本》《极花》《古炉》《带灯》等,很了不起。”

与此同时,晓雷、朱鸿、红柯、杨争光、赵熙、叶广芩、穆涛、吴克敬等人的作品也不断涌现,很多作品获得了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等,在全国都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力。

文学陕军后继乏人?

之所以很多人说文学陕军后继乏人,不是说陕西中青年一代没有人写作,而是指在年轻一代中,尚未出现能在全国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代表性作家和作品,对标的是路遥、陈忠实和贾平凹等大家,这个标杆很高,难度可想而知。

可喜的是,在陕西70、80后作家群中,近年涌现出了周瑄璞、弋舟、杜文娟、范墩子、王妹英等一批中青年作家,他们的作品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前辈名家和评论界的肯定和赞誉。比如周瑄璞的《多湾》、弋舟的《出警》、杜文娟的《走向珠穆朗玛》等,都具有了较高的艺术性和思想性。而近两年佳作不断的陈彦,同样受到文艺评论界的关注,在刘宁看来,陈彦的写作非常好,他曾创作的《迟开的玫瑰》《大树西迁》《西京故事》以及新近出版的《装台》《主角》等,都非常不错,很值得一读。

李震表示,说文学陕军出现断代,这里面其实有一个文化错位的问题,陕西文学的传统是现实主义创作,陕西农耕文化特别深厚,给陕西的作家群体以很大影响,比如《创业史》《白鹿原》等等,农村题材的创作对年轻的70、80后作家群体影响也非常大,“但我们的70、80后不能再去模仿,一味模仿这样是不行的,因为我们大多数的70、80后作家从小就离开了农村,对农村、农民和农耕文化的认识和理解,没有也不会达到柳青、陈忠实等人那样的深度,在创作上很难去把握,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年轻的作家需要深入思考的。”

著名作家、陕西省作协副主席朱鸿表示:“今天陕西缺乏像陈忠实、贾平凹这样一些对农村透彻了解且对农村深感兴趣的作家。众多读者对社会的聚焦点也从农村、农民题材的关注转向多元化关注。在这种背景下,陕西年轻一代的创作主体对农村的关注度也就相对减弱,且难以深入了解。这就显得年轻一代作家在创作上接不上老一辈作家的路子了。然而文学创作的路子不但多而且宽广,足以让年轻一代大有作为,也必将人才辈出。”

写作还是要回归文学创作本质

刘宁认为,尽管陕西文学的传统是现实主义创作,但在表现手法上,叙事风格上和文字表现力上,每个人都不一样,比如陈忠实和贾平凹,就完全是两种不同的风格,但都具有各自独特的魅力。“我觉得,我们可以向大家学习,但一定要找到自己的叙事风格,就像陈忠实老师说的那样,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句子;文学创作还应该学会讲故事,贾平凹老师就非常会讲故事。一个作家,需要不断超越前辈,更重要的是要超越自己,而超越自己是最难的,这就需要我们去学习,要从地域概念中跳出来,而不是被地域文化因素限制,跳出来看才会有大境界,才能得到不一样的思考和收获。”

李震表示,陕西不可能出现卫慧、棉棉那样的作家,也不可能出现韩寒、郭敬明那样的作家。但陕西的70后作家可以写苦难,而这些是卫慧、棉棉和郭敬明、韩寒他们写不了的,“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好,陕西也许出不了韩寒、郭敬明这样的作家,出不了也不遗憾,我们出我们的人,出我们有代表性的作品。但我认为,我们陕西这些年轻作家还在成长中,还在发展过程中,最终肯定会走上历史舞台的。”

朱鸿表示:“文学艺术总是要变化和发展的。某一时候农村题材占有优势,某一时候城市题材占有优势,但这不是可否创作出伟大作品的必然条件。实际上文学永远是要写人的,优秀作家对生活在农村的人或生活在城市的人,都能写出其深刻性。在21 世纪,陕西作家只要深入生活,研究生活,在变化发展中探索人的本质,并发挥想象,创新表达,一定会取得像前辈作家一样辉煌的成就。我对陕西文学抱有充满理性的信心。陕西文学一定会根深叶茂,再领风骚!。”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