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传承人

80后非遗传承人陈耀武要向世界展示秦腔脸谱艺术

时间: 2019-07-25 09:39:29     来源: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编辑: 白琳

陈耀武展示他创新的卡通儿童椅

“秦腔是秦川农民大苦中的大乐,当老牛木犁疙瘩绳,在田野已经累得精疲力尽,立在犁沟里大喊大叫来一段秦腔,那心胸肺腑,关关节节的困乏便一尽儿涤荡净了。秦腔与他们,是和西凤酒、长线辣子、大叶卷烟、羊肉泡馍一样,成为生命的五大要素。”这是贾平凹先生在《秦腔》中的深情表述。

秦腔脸谱,则是秦腔演员为舞台表演在自己脸上所画的各种图案,借以进一步表现剧中人物的特征,刻画剧中人物的个性,使其与舞台服饰相协调,活灵活现地出现在舞台上。关中秦腔戏剧脸谱第四代传承人陈耀武,是西安市雁塔区的一个80后小伙,从最初为自己勾画脸谱,到逐步收集整理秦腔脸谱谱系,如今18年过去了,他已经收集并勾画了上千脸谱。

一丝不苟的秦腔脸谱传承人

走进陈耀武家,无论是客厅还是走廊,都陈列着神态各异、色彩鲜艳的脸谱。他的工作室内也摆放了大大小小造型复杂、勾画精细的脸谱,有的是用石膏模型制成的脸谱娃娃,有的是镶嵌在木板上的脸谱壁挂,有的是在纸上勾画留存资料的,也有的是经过改良后创作的秦腔脸谱中国结、石头脸谱等工艺品。

作为土生土长的西安人,陈耀武说,爷爷和父亲都是秦腔戏迷,自己也耳濡目染喜欢上了苍凉悲壮、激越高亢的秦腔唱腔。14岁时,陈耀武进入一所戏剧学校学习秦腔,唱花脸,五年的时间就成了一名专业的秦腔演员。“唱花脸(净角)的都是自己画脸谱,老师只会教几次,剩下的就全靠自己练习了。”陈耀武说,因为对绘画也有兴趣,当他第一次给自己勾脸时,就彻底迷上了秦腔脸谱。

据陈耀武介绍,因为上台演出时间紧张,再加上不好修改,在脸上所画的秦腔脸谱需要一气呵成,不可以修改,起笔落笔很关键。每有闲暇他就会练习脸谱的勾画方法,在脑子里记住一个个图谱。“学习秦腔那段时间所画的脸谱,为后来专业勾画秦腔脸谱奠定了坚实基础。”陈耀武说。

现在,除了外出参加活动时为非行业人士体验勾画脸谱,陈耀武更多的是在面具上勾画。他说,画脸谱主要是用白笔勾底、描黑线,再用红黄蓝等颜色上色,到最后定型四个步骤。“一天最多画两个,所有的工序都是我一个人完成。”陈耀武说自己是一个一丝不苟的秦腔脸谱传承人,生怕哪一步出了差错,毁掉脸谱。因为患有腰椎间盘突出症无法久坐,妻子看他劳累,有时想要搭把手,帮他上色,也会被他拒绝。

秦腔人物脸谱文化底蕴深厚

“创作脸谱并不是凭空臆想,要结合历史和民间对人物的描述才能展开创作。”陈耀武说,沉迷秦腔脸谱的时间越长,越发觉得秦腔人物脸谱的文化底蕴深厚,每张脸谱后面都有故事。他认为要画好秦腔脸谱,除了作为一名秦腔戏曲演员的经历,还要对秦腔脸谱有一定了解。“这个脸谱为什么要用红色,不用绿色,这个图案有什么讲究,那个图案有什么意思,只有嘴上说得上来,手里才能画得出来”。

同时,陈耀武发现剧团的演员只关心自身所扮演角色的造型。因为长期只画一种造型,大家对自己脸上勾画的脸谱早就心里有数,便不会留下资料记录。“种类繁多的秦腔脸谱缺乏系统的整理,早期的秦腔脸谱更是处于遗落失散的境地。”陈耀武说,由于对秦腔脸谱的热爱,他就萌生出了系统地发掘和整理秦腔脸谱的念头。

“这些年我一直在不停地搜集秦腔脸谱资料,四处拜访老艺人。”陈耀武跑遍了30多个市、县和乡村,只要打听到谁家有老脸谱,就前去拜访。关中地带的社火表演和秦腔戏曲的脸谱相同,社火表演一般为一年一次。表演者担心忘记脸谱画法,会将脸谱画在纸上留存,他就找了很多社火表演者去打听图谱。几年下来,陈耀武收集了一千多份与秦腔脸谱相关的文字和实物资料,他为这些珍贵的资料建立了一个小小资料库,妥善保管。

据陈耀武介绍,明清时期的秦腔脸谱图案使用水性的矿物质颜料,现在多用油彩上色。“水性容易干,画完一遍还可以套色,油性干不了,就只能套一遍颜色。所以以前的图案比较复杂,现在就比较简单。”除此之外,现在的秦腔脸谱颜色变得丰富了很多,通过秦腔先辈艺术家们长期的舞台实践,如今已经形成了一套规范化的艺术表现手法,通过脸谱的颜色就能开宗明义地告诉观众人物的性格特征,一般讲究“红忠、白奸、黑耿直、蓝勇猛、绿草莽、黄暴横、金神鬼”。

相比于京剧脸谱和川剧脸谱,秦腔脸谱最大的不同是斜旋脸(歪脸)较多。“其他脸谱一般都是对称的,秦腔脸谱里有很多不对称的歪脸。”陈耀武说,这是秦腔脸谱中最具代表性的特点,歪脸利用人物额头上不同的斜旋图案来塑造角色,有“陕西愣娃”的表现形式。“相比于其他戏中文气庄重的脸谱,陕西人粗犷豪迈的性格用这种夸张的手法来画更合适”。

想让全世界了解秦腔脸谱艺术

“秦腔脸谱学问大着呢,但现在年轻人都不愿意学。”陈耀武说,戏曲没有了脸谱,那就成了话剧或是歌剧,失去了独有韵味。很多“非遗”传承面临后继无人的危机,秦腔脸谱也不例外。“其实也理解,我画脸谱的前10年只有投入,没一点收入,即便现在,用一天的时间画出两套,也就能挣一百来块钱。”陈耀武说,现在生活节奏快,很少有年轻人愿意坐一天的时间去画脸谱。

如何才能让秦腔脸谱走出窘迫困境?陈耀武认为,“非遗”传承还是市场说了算。为了迎合市场,让秦腔脸谱走进人们的日常生活,他将脸谱画在抱枕上、画在包上、画在石头上,将脸谱与生活用品和工艺品进行了结合。

“传承还要靠年轻一代。”陈耀武说,他每年要接待很多的学生参观团,也主动参加了多次“非遗文化进校园”活动,目的就是让更多的年轻人了解到秦腔脸谱文化。现在,他还计划将脸谱图案进行创新,改变成卡通模样,吸引孩子们的眼球。“我为女儿在儿童凳上画了孙悟空和卡通脸谱,发在朋友圈后获得很多点赞,大家都找我预订。”陈耀武说,只要用心去做,秦腔脸谱还有很大的生存空间,他希望能和更多的文创工作者合作,将秦腔脸谱传得更广更深。

对于未来,陈耀武有一个宏伟的计划:制作出一套完整的秦腔脸谱图集。陈耀武说,有关秦腔脸谱的书很少。2017年他曾出版了一本《秦腔脸谱》,将脸谱图例与自己装扮起来的剧照和文字介绍综合在一起。但因为时间紧张,书里只整理了200张脸谱配了40张剧照。“图片很明显能看到人物穿啥,戴啥,再加上文字介绍,立马就能明白秦腔脸谱是怎么回事了。”陈耀武说,未来他计划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完善,向全世界展示古老的秦腔脸谱艺术。 (文/图 记者 马相)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