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非遗纵览

黄土地泥塑 巧手匠心释百态

时间: 2019-11-13 09:52:38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泥塑作品《样板戏的戏剧人物》

为泥塑作品上色

细修脸部细节

在山西,悠久文化的根须一直深深扎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古寺庙古建筑随处可见,承载着厚重的传统文化,也因此有了一代代以修庙为生的太行人,许多地方的庙宇从设计、建筑、塑像以及彩绘、壁画都是出自这些民间艺人之手。庙宇泥塑源自农耕社会生活,包罗极广,上自始祖轩辕,下至孔圣儒家、佛道教祖、工匠祖师、图腾动物等,寄托的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企盼,折射的是以正压邪、惩恶扬善的深厚内涵,是一项包含历史、民俗等多元文化内容的传统艺术和文化遗产。史林珠的祖辈、父辈就是这样的“塑庙人”。

惟妙惟肖的老叟孩童、活灵活现的飞禽走兽、传神传情的乡间记忆、仙风道骨的神仙菩萨,这些黄泥巴抟练而成的艺术作品,精妙绝伦、神韵兼备。生长在黄土地上的平定泥塑艺人史林珠,40年来扎根于民间艺术土壤,一双巧手精心塑造,将一团团普通的泥坯做成一件件精致的艺术品。

修复古建的“塑庙人”

见到史林珠,是在大山深处的小村西古贝(平定县)的一座古庙的塑像现场。这座建于明代的寺庙共有一个大殿、两座配殿和偏殿,经历了数百年风雨后,这座小庙已经破旧不堪。近些年来,随着村里经济的逐渐好转,村民们开始筹资修缮这所珍贵的古建,邀请史林珠修复庙里的塑像。史林珠按着庙里原先的规制,需要修复十几尊塑像,现一部分塑像已雏形初具,他正在逐一进行细节刻画。

这是一间供奉关公的偏殿,只见关公端坐于高高的神台之上,左边周仓手持青龙偃月刀、右边关平手捧大印侍立两边。关公塑像造型是“夜读《春秋》”。史林珠精心地修饰关公的脸部细节,他手中轮换使着自制的木刻刀,随着他手中的木刻刀轻抿慢压,关公威严的傲气渐渐显现,蚕眉、凤眼、高鼻,长髯飘飘,凛然之气让人心生敬畏。再看旁边已经完成的配像,关平眼神深邃而透露着一丝睿智,周仓虎虎生威而带有些许亲切感,忠厚之相跃然而出。

生于1965年的史林珠,是平定县张庄镇史家山村人,他的这手泥塑绝活是祖传技艺。捏泥塑工序繁琐,又脏又累,但史林珠却乐在其中。年幼时的农村生活为史林珠提供了天然的艺术课堂,自然万物为他提供丰富的颜料,生活见闻为他提供源源不绝的艺术灵感,加上他后天对艺术的追求,让他在泥塑的道路上不断前行。

立七坐五盘三半

“这一次,光庙里装的像就有17尊,全部都是手工完成,前后需要4个多月,现在才完成一半。”史林珠把塑泥像叫“装像”,一尊泥塑的完成,工艺复杂而漫长,塑像的过程他概括为立骨架(立木桩)、填肌肉(捆稻草)、裹皮肤(上粗泥、裹细泥)、穿衣裳(彩绘),最后还要装身开光,这样塑成的神像就有灵气。

立骨架就是用木料板条制作体态骨架,虽然是第一步,但却是关键的所在,骨架的比例不对,头身的大小不协调,将来到了成像阶段,就没法更改了。“立七坐五盘三半”,这是史林珠多年总结出的经验。“泥像的比例,立像要七头身,坐像要五头身,而盘腿像就是三头半身。”在从事庙宇神像的塑像过程中,要参考西方的九头身塑像比例,但也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本土化,因为在神像前的人要仰头向上看,如果头部比例太小,神像表情就看不到,所以要突出神像头部。泥像的造型也有很多讲究,比如太行山一带推崇关公,尤其喜欢关公“夜读《春秋》”的造型,一方面表现关公文武兼备胸有韬略,另一方面关公在民间被尊为财神,站像、走像喻义把财带走,而坐像喻义把财留住。

下一步是“填肌肉”,泥像的轮廓造型需要用捆扎的稻草来完成,史林珠扎草人就像老太太剪窗花,不大一会,草人便有模有样地出现在眼前。

泥像雏形完成后,进入上泥阶段。首先是用剁碎的稻草与黄土和成稠泥,涂抹出凹凸部位,这叫上粗泥。等稍干后需要再上细泥雕琢细节。细泥比较讲究,用六成红土、四成黄土和拌,然后把新棉花撕成薄片,散在泥里,使棉絮和泥均匀充分地混合,这样和成的泥就有了韧劲,晾干后塑成的像就不会开裂和变形。和好的细泥,史林珠用手反复团揉,逐层涂于模体上,形成主体轮廓,再用泥塑工具细心琢出外表及服饰褶纹、五官层次。塑体完成后,还得关闭门窗散湿缓干,等到全部干透后就可以进行彩绘,最后选择吉日进行开光。

传神不传神 表情占八分

看着一尊尊凝结着民间文化和信仰的泥像在手里复原,史林珠心中很是欣慰。他近年来创作了各式各样的泥塑作品,有《人民公社八大员》《样板戏的戏剧人物》《对火》《比高高》《好日子》,还有时代气息浓烈的《网红》《直播》等,每一件泥塑作品都是人物造型丰满生动、主题表现浑厚简练,富有浓浓的乡土气息。

泥塑《人民公社八大员》塑造的是当年的驾驶员、饲养员、播音员、邮递员、电影放映员、炊事员、售货员、农机员,随着社会的发展,这其中的一些行业已销声匿迹。为了让人物特征鲜明、凸显个性,他为每个岗位重现了当时的实际场景,每个工种都配了原来的道具,每个人物都精心设计了动作,使得整组作品情景交融,生动形象。“在泥塑创作中,人物姿态的刻画考验的是工匠水平。”史林珠说。

“作品好不好,头部最重要,传神不传神,表情占八分。”史林珠的作品《好日子》反映的是农村的鼓乐队表演时候的真实场景,6个人物各具特色,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敲鼓的师傅一脸喜气洋洋,吹唢呐的师傅激情饱满,而拍大镲的师傅自豪感爆棚,他张开双臂,嘴里好像能喊出声音来。“要想把泥塑人物的表情刻划得饱满生动、细腻逼真,就要精雕细琢每一个细节。特别是五官的比例要精确恰当,失之毫厘都会影响到人物的性格,哪怕是嘴角上扬的角度高低不同,也会让人物表达出不同的情绪。”史林珠说。

在传承古老寺庙泥塑技艺的同时,史林珠想把技艺与新时代新生活融在一起。史林珠想把平定的名胜古迹、文化名人、传说故事等用泥巴捏出来,把泥塑与平定文化、平定旅游相结合,赋予泥塑更多内涵。一捧黄土释百态,在史林珠的泥塑里,有生活的酸甜苦辣,有时代的美好记忆,更有对未来的憧憬向往。(白晋华)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