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非遗保护

受众转换、功用转换:民间泥塑艺术的挑战与机遇

时间: 2020-01-14 10:00:33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北京“吉兔坊”新出品的各式“兔儿爷”。

我国泥塑艺术历史悠久,分布地区广泛,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明成果。从古丝绸之路上的敦煌莫高窟、麦积山石窟彩塑,到南北各地梵宇林立的寺观造像,传统泥塑艺术始终在兵燹祸乱与时代变换中薪火相传,余脉不断。明清以来,伴随宗教造像的日渐式微,民间小型泥彩塑异军突起,出现了许多著名的产区与独特的品类,如天津“泥人张”、无锡惠山泥人、潮州大吴泥塑和山东高密泥人等等。不同地区存在不同的塑绘特点,地域性是传统泥塑个性的显现,正是这种差异性的特点使民间泥塑艺术具有无比丰富的文化内涵。

传统泥塑艺术是形体与色彩的高度统一,是中华优秀传统造型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泥塑以简朴的材料表现丰富的形象,体现民众对于生命与自然的理解,并逐渐形成了独有的、民族的美学观念与审美特征。20世纪80年代,以泥塑为代表的民间艺术经历过一段蓬勃发展的时期,那时广大乡村在物质生活与民俗观念上仍然延续旧时的传统。春节以及各地庙会期间,一担担、一筐筐的泥人随处可见,河北玉田、河南淮阳等许多地方甚至形成了泥塑售卖的街区。而后面对农耕文明的转型,在现代生活方式与消费观念的冲击之下,这一民俗艺术遭遇了濒临消亡的发展困境。目前,民间泥塑江河日下的局面还在继续。除了人亡艺绝、产地消失等严重境况之外,还有后继乏人、规模缩小、种类锐减、品质下降等情况。

综合来看,民间泥塑在当代发展面临几个比较重要的问题值得思考。首先是消费群体的转换。毫无疑问,千百年来民间泥塑一直以广大乡村为主要消费对象,但在工业化时代及其带来的城镇化进程中,这一消费主体已经悄然转化为以城市人群为主的消费群体。以陕西凤翔为例,近年来凤翔六营村泥塑最重要的销售时间节点在春节,其间本地大量外出务工人员前来购买泥塑,作为具有地方特色的新年礼物带给远方大都市里的朋友们。此外还有借助网络销售的商户,其客户则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城里人。据统计,凤翔每年销售的泥塑大约有20万件,其中百分之八十流入城市。泥塑消费群体由乡村变为城市,这是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必然趋势,而且带有普遍性。相对于乡村,城市人口具有高密度、高知识结构和高消费能力的特点,同时都市人观念新,接受新奇事物的能力强。这是民间泥塑艺术所以能在城市继续生存的潜在条件,也是泥塑艺人在今后发展中要特别给予关注的问题。

对于泥塑而言,消费群体转变的直接结果就是导致其功能也随之发生变化。民间泥塑的功能主要有作为玩具的娱乐功能,作为民俗物品的祈子、镇宅、辟邪功能和审美等功能。在我国广大的民间泥塑品类中,泥玩具占了比较高的比例,如叫虎、摇猴、拉猫、叫鸡和皮老虎等。民间俗语有言:“花不响,不过晌;响不花,能回家。”即是说泥塑玩具只好看还不够,还需要有响哨等娱乐功能才能讨孩子喜欢。但是,面对都市人群与现代生活,面对五花八门的声、光、电功能以及各种材料造型的现代玩具,民间泥玩具曾经的娱乐功能几乎被忽略。山东苍山小郭村的泥塑中有不少带声响的泥塑玩具,这也是本地泥塑的一个重要特点,但据近十年的跟踪调查,无论都市人还是乡村人,几乎没人再愿意把泥玩具含在嘴里吹了。相反,大家更关心的是泥塑的造型和审美是否现代,更在意材料是否健康,也对作品的包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我国社会正处在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的变迁和发展之中,民间长期形成的风俗开始出现淡化、变异乃至消失的状况。在此过程中,有一部分民间泥塑成为“无用”之物,如惠山泥塑之“蚕猫”原为蚕户用以除鼠患的民俗泥塑、“春牛”是劝农春耕风俗的孑遗,皆因生活习俗的改变而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尽管如此,民俗文化在当代的发展变异也给泥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兔儿爷”原是明清时期北京地区特有的用以中秋祭月的民俗彩塑,20世纪50年代以后,随着祭月风俗的消失,“兔儿爷”也逐渐不见了踪影。尽管自80年代开始老艺人双启翔、韩增启等进行了复制工作,但北京“兔儿爷”真正实现批量生产,进而突破北京的范围进入全国性的销售局面并产生更加广泛的影响,则与“吉兔坊”的努力密不可分。“吉兔坊”创始人胡鹏飞将全新的造型设计、包装设计与销售理念引入“兔儿爷”的发展运营之中,更为重要的是,他从现代消费需求与文化心理的角度赋予“兔儿爷”全新的寓意,如“骑象兔儿爷”寓意吉祥如意(象与祥谐音);“麒麟兔儿爷”象征学业有成;“骑鹿兔儿爷”寓意健康长寿;“坐葫芦兔爷”象征福禄双全(葫芦与福禄谐音)等。这种把吉祥寓意赋予“兔儿爷”泥塑的创举,不仅使产品的文化内涵更加丰富和深厚,也使“兔儿爷”由特定的节令民俗泥塑转化为大众在全时段皆可消费的文化礼品,为北京“兔儿爷”在新时代的发展拓宽了道路。

新世纪以来,随着民间文化遗产抢救与保护的不断深化,泥塑艺术的传承与振兴也取得丰硕的成果。文化创造力和艺术创造力的形成,有赖于对传统工艺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尽管民间泥塑在现代的发展并不乐观,但是仍然要看到有不少地区以及个体艺人取得了较好的业绩。而这些发展态势良好的泥塑产区及个人,普遍能够认清传承与发展的关系以及艺术作品与商品的关系,能够认识到城市人群作为新的消费群体的崛起,并能够面对新的消费需求及时调整产品造型与营销渠道。这些卓有成效的探索及其成果,应当为泥塑及其他民间艺术在当下的发展提供借鉴和参考。

(作者王伟系中国美术馆民间美术部研究馆员)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