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文化改革频道>>公共文化服务

守在基层舞台上 陪着百姓过大年

时间: 2020-01-15 09:54:37     来源: 中国文化报    编辑: 白琳

太原市实验晋剧院二团在狄村演出晋剧《古城会》 朱萌 摄

“离别”的人演着团圆的戏

山西省太原市实验晋剧院二团演员 武娟林

我和妻子都是团里的演员,父母在老家不方便带孩子,所以我们的女儿武馨从3岁起就跟着剧团到处奔波。现在她读小学,刚放寒假又“住”进了剧团。前几天,学校老师布置作业“我的寒假生活”,家长群里别的孩子的照片大多是外出活动和游玩场景,只有武馨的照片背景是戏台和观众。

女儿很喜欢晋剧,戏里的词都能倒背如流,她还说,以后也想和我们一样站在戏台上给别人演出。前几天我们在太原狄村演出,因为村民太热情结束得晚了,她有些不高兴,闹脾气说“要是剧团解散就好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想,她说:“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领着去图书馆看书、去动物园看小动物,只有我一个人在剧团里待着。”

听到这话的瞬间,我和妻子既难过又愧疚:哪个父母不想陪着自己的孩子玩耍、成长?我开玩笑地告诉她,爸爸妈妈不演戏就挣不上钱,没钱就供不起她上学。孩子很懂事,闹过脾气后还是开心地在后台到处跑,帮着搬搬道具、收拾杂物。为了让她不要这么辛苦,我们提出让她回老家跟着爷爷奶奶过年,但她拒绝了:“过完年,你们就又要去很远的地方唱戏了,几个月都见不上面,我想趁寒假多和你们待一待。”

1月12日我们演的是晋剧《古城会》,戏里的人物相聚团圆,戏外的演员却只能独在异乡。趁着空当,我们一家子给老家的父母亲打了通电话,父亲开口就是:“大林,今年过年回来吗?”听到我说“应该是回不去了”,两位老人都很失望。团里每年从腊月二十八就开始装台,留出两天时间让演员和家人团聚,然后就开始演出。太原本地演员都只能匆匆和家人见一面,外地演员离家太远,光坐车就要一整天,过年连家都回不了。

从年初到3月份,山西省在全省范围内开展“我们的中国梦”——文化进万家活动,共组织500余支文艺小分队开展1700余场活动,深入社区街道、山村窝铺进行演出。团里对今年的演出安排很重视,准备了大小十几个剧目,有传统戏《徐策跑城》《三关点帅》《古城会》,也有现代戏《大院媳妇》《高君宇与石评梅》。山西的一些村子有过年摆戏台唱戏的传统,有些村民一年到头就盼着能过年热闹地看几场戏,我们不能辜负老百姓的期望!(本报驻山西记者 杨 渊 郭志清 整理)

杜芳(左)在《二十四个奶奶》中饰演奶奶 西安儿童艺术剧院供图

这是满足与遗憾交织的时刻

西安儿童艺术剧院青年演员 杜 芳

春节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个备受宠爱、既能玩好又能吃好的快乐假期。对于服务于少年儿童的演员来说,这是演出场次最密集的时刻,同时也是获得艺术满足与无法陪伴家人的遗憾相互交织的矛盾时刻。

今年是我参加新春演出的第13个年头,演出计划排满了整个春节长假。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去年春节。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