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改革

文化产业

非遗文化

文化金融

文化科技

文化园区

文化旅游

先锋人物

此生不悔入沙海——记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群体

时间: 2020-01-16 09:58:28     来源: 光明日报    编辑: 白琳

技术人员在莫高窟98窟内对病害壁画进行修复。(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时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在查阅资料。(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敦煌研究院保护所工作人员詹鸿涛在莫高窟顶沙山上准备观测仪器。(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敦煌研究院技术人员在莫高窟98窟内对病害壁画进行修复。(新华社记者陈斌摄)

去过敦煌的人,几乎都会对那里“彩云充满乐飘空,仙女飞天劲舞丰”的艺术作品叹为观止。当乐尊和尚在鸣沙山东麓断崖上开凿了第一个洞窟后,莫高窟凿壁开窟的声响千年不绝。如今,一代代敦煌守护人矢志相许莫高窟,践行着保护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

1 千年邂逅,欣喜相逢

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在一个极不合适的时宜重见天日。一场浩劫也随之而来,劫掠、偷盗,千年文物惨遭流失,时人叹曰“敦煌者,吾国学术之伤心史也”。

敦煌命运的转折,始于巴黎街头书摊上的一本《敦煌石窟图录》,这是一本法国汉学家伯希和在敦煌拍摄的壁画、雕塑图集。1931年,正在留法学习的后来第一任敦煌研究院院长常书鸿看到这本书感慨自己是一个倾倒在西洋文化的人,“现在面对祖国如此悠久灿烂的文化历史,自责自己数典忘祖,真是惭愧至极”。

守护敦煌的种子,就在这时种在了远在异国他乡的常书鸿心里。十几年后,常书鸿带着全家辗转到了敦煌。常书鸿的女儿常沙娜回忆当时情形:“第一次到当时还被称为‘千佛洞’的莫高窟时,坐着木轮的牛车走了3个小时,沿途都是荒漠,沙子吹得到处都是。”

1944年元旦,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1950年改组为敦煌文物研究所。于是,这颗河西走廊的明珠被擦拭一新,吸引一批又一批莫高窟人千里万里而来。优秀画家段文杰来了,刚从北京大学考古专业毕业的樊锦诗来了,本来是来探望舅舅的李云鹤也应常书鸿之邀留了下来……一批又一批热爱敦煌的人,在大漠深处扎下根来。

打 印】【顶 部】【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