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歌里寻找陕北

时间:2021-11-23 09:39:18  来源:中国文化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在民歌里寻找陕北

好事可以入歌、坏事可以入歌、喜事可以入歌、丧事可以入歌、尊崇礼教可以入歌……陕北把民歌艺术的创造力发挥到了极致。


“天之高焉,地之古焉,唯陕之北。”村落依水而居,窑洞依山而建,千沟万壑,苍凉浑厚。黄河奔腾着跨过岁月,长城坚韧地守护时光,黄帝陵讲述着千古传奇,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相聚在黄土高原上。在这片古老神秘的土地上陕北民歌蓬勃生长,与古老的文化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得益彰。

传说很久以前,陕北之北的榆林,榆树苍郁,牧草葱茏,百鸟争鸣,牛羊成群。秦汉时延安被誉为“新秦中”,“水草丰美,上宜产牧,牛马衔尾,群羊塞道”。然而连年的征战,广筑堡寨,大肆伐木,人口迁徙,陕北植被遭破坏。如秦直道的修建工程浩大,跨越了子午岭、白于山、横山三大山系,直道两侧兴建了数百个行宫、兵站、烽燧。汉武帝时远攻匈奴,增设新的郡县,大规模徙民实边。唐中叶后,脆弱的生态环境显现,土壤沙化,水土流失,清澈的河水大量泥沙沉积,使河床难以稳定,发端于白于山的无定河,才有了这个看似豪壮却隐匿着苦难的名字。宋朝自然环境越来越恶劣,河川山谷间的草地荡然无存。到了明清,山地森林已非常狭小,延安以北横山至白于山植被被破坏殆尽,河流干涸,风沙扬尘。原来的塬变成梁,梁变成峁。“四月柳絮稠,山荒无锦绣。狂风阵起,哪辨昏与昼,因此把万紫千红一笔勾”,成为那时生态环境的真实写照。无怪斯诺感叹:“人类能在这样恶劣的自然条件下生存,简直是一种奇迹!”

但陕北人活了下来,在陕北民歌的陪伴下,与自然顽强地抗争着,有痛苦挣扎、有坚韧的砥砺,抹干眼泪仍硬铮铮地矗立在黄土高原上。

“信天游,不断头,断了头就无法解忧愁。”很多陕北人大字不识一个,在黄土地上除了劳作便是唱歌了。解闷抒情、记事论人、传识教化……陕北民歌就是陕北社会文化生活的百科全书。面对苦难和灾荒,人们向苍天呐喊:“(哟嗬)天高了土干了,地上的庄稼火烧了,受苦的心里汤煮了……”人们在大山大川前倾诉大悲大苦:“揽工人儿难,正月里上工腊月里满。受的是牛马苦,吃的是猪狗饭……”陕北民歌语言直白淳朴,甚至土得掉渣,诗人李季说:“他或她放开喉咙,一任其感情信天飘游时,你才会知道,文字记载的信天游,它们已经失去了多少倍的光彩。”何其芳在“鲁艺”辑录陕北民歌时写道:“它的歌词很多,它的曲调也丰富而多变化。不但这一地区与那一地区的唱法有或多或少的差异;就是同一地区中,这一带与那一带唱的,也各有不同,甚至同一个歌唱家,在唱不同的歌词时,曲调也随感情的变化而变化。”陕北民歌最鲜明的特色就是音调的跌宕起伏,揪人心肺,还原生活的本来面目。

当革命的曙光照到穷乡僻壤,经历的重大事件、重要人物都被编成民歌记叙下来,这些民歌似战时快报传播着讯息,通俗易懂,很快就将劳苦大众吸引到革命的洪流之中,积压的情感如火山迸发,革命烈火燃烧整个陕北,成为中国革命的中心。《打寺儿畔》:“千里的雷声万里闪,呼啦啦闪上来刘志丹。刘志丹带着红三团,先攻了安定后攻横山。”《打清涧城》:“贺家沟开一仗,仗仗我红军胜。把他们白军来个围剿定,攻了多时很一阵,进了清涧城。”以及《打开延安城》《井岳秀》《红军打屈团长》《男女都武装》《天心顺》……民歌伴随着土地革命,开先声、造舆论,一个新民歌的编创用不了几天就传遍四面八方,家喻户晓。延安鲁艺在陕北采风,大量优秀陕北民歌被辑录,民歌也在与艺术家的相遇中汲取更多营养,大量新民歌的诞生,滋长孕育出一个火热、奋进的陕北。民歌里充满英雄气概,民歌凝心聚力,鼓舞推进中国革命的胜利。

新中国成立后,陕北民歌更在艺术殿堂大放光彩。民歌三言两语就能把往事栩栩再现,听着陕北民歌,就听见了陕北沧桑变迁的历史,听见了恶劣生存环境下人们与大自然的顽强抗争,听见了黄土地如何热气腾腾地升腾起希望。民歌呈现历史,也生动地展现了陕北风情、陕北性格。民歌里包罗万象,有山野之趣、家长里短,更有爱情为贫瘠土地添上的一笔浓艳的亮色。好事可以入歌、坏事可以入歌、喜事可以入歌、丧事可以入歌、尊崇礼教可以入歌……陕北把民歌艺术的创造力发挥到了极致。打夯时有歌声增加劳动的趣味:“我不嫌你脏,我也不嫌你懒,嗬,搂在怀!轻轻儿(价)起,慢慢(价)放,嗬,操心砸到脚!”耕地吆牛有歌声:“来了来了过来了,枣树坡坡上来了,杏树弯弯下来了,我的驴呀把地耕……”

陕北民歌演唱的随意性往往让人惊讶,歌者以自身嗓音为基础,可以任意发挥,即兴创作歌词,不拘形式、不限内容,虚词、叠词的使用与歌者所处的环境密切相关,这样的随意却产生出充满生命力的民歌。那叠词的应用让人眼花缭乱,忽了了、卜溜溜、子拉拉、的朗朗、个丹丹、忒也也……朗朗上口,不仅渲染气氛,在不同语境下,各有其意表达。

陕北民歌歌唱生活也歌唱爱情,民歌中的爱情,直率、单纯、大胆。民歌是用方言唱的,土得掉渣的方言是古词汇的孑遗,折射着华夏文明轨迹,是破解中华文化基因之钥匙。如今方言正在渐渐消失,离开方言就无法更好地了解现代汉语的渊源、演变,无法体味中华文化的多姿多彩。民歌很好地保留了方言,展示了黄土地独有的魅力。

陕北的老百姓用歌喉展示着豪放粗犷又朴实婉约的真性情,诉说着对明天的追求与向往。(李苗苗)

编辑:胡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了解陕西大事 关注陕西头条

网站简介 网站团队 本网动态 友情链接 版权声明 我要投稿 工作邮箱 陕西不良信息举报 新闻宣传自律管理承诺书

Copyright ©2006-2021 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WWW.CNWES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法律顾问:陕西洪振律师事务所主任 王洪
陕ICP备07012147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61120170002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706142